拜讀了兩周前《樂在明廚》所載的廚魔梁經倫訪問,對他的「終極中菜」哲學甚感認同,畢竟中國菜源遠流長,豈只老外所知道的甜酸排骨、點心和炒飯呢。小妹在藍帶除了學藝外,還有一個小小的心願,就是盡自己一分力,將真正的中國菜告訴西洋同學們,也希望他們一個一個傳播出去。

能進藍帶學藝的一定愛煮愛吃,所以大家不時都會交流週末在家做了甚麼菜式,互相討論各款食材與烹飪技巧的變化。自己袋中長期帶着數本即期明廚,也會成為他們的指定讀物。雖然老外同學讀不通英文,但我可以乘機解釋專題中的中式食材及烹調方法,對不懂中菜的他們當然即時化身好奇寶寶,七咀八舌的好奇討論。

例如解說菊花豆腐時因利成便,拿出明廚照片比劃一番,如何能將軟豆腐橫切再直切,跟著小心放進已花八小時熬製的上湯內,再將豆腐挑撥成菊花形,加上羊肚菌再燉才完成。同學們聽完後二話不說要求小妹轉發照片,並立即翻譯食譜至英文讓他們試做。

又一回解說八寶葫蘆鴨,要原隻起骨後灌水入內,如有水柱自鴨身漏出即屬失敗;之後再釀入八種處理過的食材如糯米、蓮子、栗子、冬菇粒、蝦米粒、金華火腿絲、瑤柱絲和鹹蛋黃,鴨子經封口定形後再要油炸、蒸和收汁打茨等繁複工序才能完成。

誰不知老師翌日剛巧在堂上說,下星期最難造的菜式是要將鵪鶉原隻起骨再釀餡料。那班剛聽完我解釋八寶葫蘆鴨製法的多嘴同學即時起哄,說小妹已懂最麻煩的起骨過程,「她應做2隻!」

救命!誰不知鵪鶉比鴨子小得多,越小越難嘛!但戰書既下,那天只好捨命陪君子!幸不辱命,上課時巧手翻飛、如有神助,竟順利完成任務。身旁昂藏六呎的大個兒同學,甚至半哀半求要我將其中一隻送給他交功課,因為他自己那隻弄得支離破碎,大孔小洞多得難以計算。

這位大個兒同學是眾人活寶,最討厭上課後的清洗工作,甚至覺得大男人要拖地洗碗是苦差,但每次我當導師助手分派大個兒清潔工作時,他居然肯乖乖的拿起掃把來,讓全班同學乾瞪眼,不解小妹為何有此能耐。
「首先,他欠了我那次鵪鶉起骨的人情;再者,我每次給你們帶來外賣的時候,他是吃得最多的一個。今次我從多倫多帶來半肥瘦叉燒、脆皮燒肉還有燒雞潤(雞肝) ,現在正在焗爐中翻熱,如果他不乖乖的把整個廚房掃乾淨,你估我會否給他碰那些燒味?」

不錯,老師及同學中雖為不同種族,但已一致愛上小妹的外賣燒味,有一次其中一個法國籍大廚導師經過,還指明要我多買一條燒骨讓他帶回家與太太品嘗。「中國菜色無窮無盡,這次是廣東,下次帶點其他派系的讓各位嘗嘗!」小妹許下誠諾。

在眾人聊食聊得天昏地暗之際,原來大個兒同學已悄悄丟下掃把開了焗爐,偷了半條叉燒躲在暗角,滿嘴蜜汁大塊朵頣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