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得在渥太華藍帶上中級烹飪課時,某次下課大廚老師煞有介事的說,「你們最好今晚早點睡,明天養足精神上課,半點也不能鬆懈。」可惡的他懶神秘的沒有告訴我們明天會煮什麼,結果該晚緊張兼傷風頭痛,整晚也沒有好好安睡,翌日回到校舍時同學們跟我道早安,我還暈頭昏腦的回了一句Good night!

搖搖晃晃的踏入課室,自己已感到極度不安,心想這樣的狀態一定刀也拿不穩,還談什麼做菜。模糊中見到老師抓出一團瘦長多爪之物,定睛一看是自己最愛吃的龍蝦,它不停揮舞雙拑展示自己戰意高昂,某位女同學見到老師肢解它時,居然wee嘩鬼叫,我心想代會做實習課時千萬不要站她旁邊,自少已肢解了過百隻龍蝦,就算暈頭昏腦都有信心可以做好,但有奪命魔音的影響後果就不得而知啦!

臨近馬年,大家取龍馬精神、哈哈大笑的諧音好意頭,年尾飯、開年飯莫不弄隻龍蝦吃;被稱為「海老」的龍蝦可活超過50年,象徵長壽,更深得老人家喜歡;翻閱酒樓的團年菜譜,莫不將龍蝦當主菜,有些還弄了些怪名字,什麼「當紅爆炸龍蝦王」、「黃金龍蝦霸丸比薩」、「變種龍蝦齊撈起」,好像吃了會飛的樣子。

加拿大盛產波士頓龍蝦,除了啖啖肉外,不少老饗更視龍蝦膏為人間美味。Eglinton夾Avenue Road附近有間House of Chan,擅將龍蝦膏蒸之焗之,再配以薄脆薯塊片,讓滿滿的蝦膏如奶油般充斥口腔,味道一絕。

中國人愛吃龍蝦膏,最近帶動老外也喜歡吃,點Lobster還指明要那種不明物質 “Go”。有老外朋友問,那個“Go” 是什麼物質,有答曰是龍蝦腦,又說是腸子,甚至是龍蝦進食後的渣滓糞便,在餐桌上越談越不雅。

結果小妹翻查一下,發覺龍蝦膏名叫Tomaley,是甲殼類海產的肝及胰腺,屬龍蝦消化系統的一部分,美加兩地的衛生部都因它含高濃度毒素而勸勉國民少吃,尤其是對海鮮敏感的更要避免。但嗜吃老饗會認它為美味,用以煲海鮮原湯、煮粥、蒸蛋、配番茄醬做海鮮Pasta均可,用途極多元化。

世界各地名廚亦喜用龍蝦膏做菜;將會來多倫多獻技的廚魔Alvin梁經倫,便曾用龍蝦膏加葛粉煮成濃湯,再將水分抽乾製成薄脆片,沾點附以八角及海膽的龍蝦濃湯享用!

不怕膽固醇過高嗎?引用曾在加國留學,愛吃兼為食的腫瘤科教授莫樹錦在明報專欄曾寫過的一句話﹕「第一不是餐餐吃,第二膽固醇高就吃藥,我會欣賞食物,但不會暴食,這樣能夠增加生活質素,亦盡力保持健康」。

願與各為食吃貨共勉之。